这个历史时期,曲阳石雕的佛教造像和陵墓地表的礼仪石刻,都深深影响着后世

曲阳本地的佛教造像,在这一时期,出现了与以往不同的风貌,形体饱满,张力十足,在民族样式的基础上又闪现出异域的神采,体现了华戎一体的大唐风范。而且在这个时期,陵墓地表的礼仪石刻,与依山为陵的营造方式,逐步发展成为了一种固定的模式,影响了之后的宋、明、清诸代。

曲阳黄山在唐朝时,成为许多外地名山古刹造像采石之所,因此也带动曲阳本地的佛教造像,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。这一时期的曲阳石雕作品,既保留了重内在气韵的传统,又注重表现外形的雕塑雕刻,既有饱满丰腴之态,又有体态婀娜之姿,在民族样式的基础上又闪现出异域的神采,无不充溢着大唐盛世的气势。

曲阳修德寺遗址出土的一件唐代菩萨像,残高158厘米,体态略呈“S”形,立于莲花座上,上身披帔帛,至左胸挽成结,下身着长裙,裙上挂满精美华丽的璎珞,整座雕像被调度雕刻得极具艺术感染力,由于菩萨像的头部、左臂及右手残缺,因此被称为“东方的断臂维纳斯”。

北岳庙中收藏有佛弟子阿难、迦叶造像各一尊,曲阳石匠们将现实生活之中的衣纹变化融入到了作品之中,尤其是臂弯的衣褶,雕塑雕刻得生动、自然,对衣褶的大胆概括的体面关系处理,都体现了宗教造像世俗化的变化轨迹,也开启了这种造像风格之先河。

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张惠观所造释迦多宝佛像,身着袈裟,袒露右胸,在腰部雕塑雕刻有密集的隐起和阴刻的衣纹,袈裟底边覆盖在须弥座上,但是没有垂下来,这是初唐或者是在向盛唐过渡时期的一种新作风。

被称为“东方的断臂维纳斯”的唐代菩萨像(左)和张惠观所造释迦多宝佛像(右)
被称为“东方的断臂维纳斯”的唐代菩萨像(左)和张惠观所造释迦多宝佛像(右)

巨型佛像的调度雕刻在唐代也日趋成熟,曲阳县城内禅定寺有一尊高5.1米大佛,在清化寺也有一尊高达7米的大佛,这两尊佛像躯体宏伟,比例适度,线条流畅,刀艺精湛,气度恢弘,神态生动传神,实是难得的唐代巨型佛像雕塑雕刻精品。

除了佛像雕塑雕塑艺术发展达到了顶峰,唐代陵墓地表的礼仪石刻,与依山为陵的营造方式,逐步发展成为了一种固定的模式,虽然依山为陵不是唐王朝的首创,但是唐王朝却基本奠定了帝王陵寝仪石制度,延及了之后的两宋、大明、大清诸朝,历时千年之久。

至于唐陵的石刻,不仅在体量、气度上彰显了唐王朝的繁盛与强大,而且在内容和形式上也是屡有创新,体现了极大的包容性。而蹲狮、石犀、番臣石像的出现,不仅是出现了一种石刻的新品类,而且是压缩了地理空间,体现了“华戎同轨”的政治格局

位于曲阳县城南 15 公里的羊平镇田庄村东,曾挖掘出“田庄大墓”,根据出土的现存文物,汉白玉的莲花座、唐代的绳纹砖,以及僭越的墓室结构来看,此墓属于中晚唐时期。

位于曲阳的唐代田庄大墓
位于曲阳的唐代田庄大墓

墓葬的北面,自东向西有黄山、铁山、牧山为屏障,左右有龙首山、虎头山为拱卫,南面以见龙山为案山,沙河自西北向东南环绕流过,可谓背山面水,龙襄虎卫的吉地佳壤。

陵墓前,有 55 米长的神道,两边立有石像生一组。自北向南,两两对立,依次为石望柱、石人、石羊、石虎 、石柱。墓葬和神道之间,有阙楼遗迹。墓室还发现出土了一件雕塑雕刻精美的石俑 ,形象俊美,据有专家推断似乎是墓主人的肖像。这件石俑,是研究唐代社会文化及其墓葬礼仪制度的重要物证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河北雕塑网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hbdiaosu.cn/2576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2月23日 17:02
下一篇 2022年2月25日 17:26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1333338613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hbdiaosu@foxmail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